中国留学生无法按时返校 全球大学将遭受不可预

中国留学生无法按时返校 全球大学将遭受不可预

时间:2020-03-18 12:1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而徐明熙和亚历克斯的情况并非个例。2017年,估计有90万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其中约有一半流向了美国或澳大利亚,为这些国家做了数十亿美元的经济贡献。CNN报道称,现在因为中国留学生无法按时返校上课,这些国家现在正遭受严重的经济损失。

美澳旅行禁令

中国留学生无法按时返校

据报道,1月31日,美国旅行禁令生效后不久,尚不清楚在美国学习的36万中国学生中有多少不在美国。当澳大利亚在2月1日宣布实施入境限制措施并立即生效时,澳大利亚政府估计56%的中国学生(约106680人)不在澳大利亚境内。澳大利亚新学期将于2月下旬或3月初开始。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高等教育政策教授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表示,疫情爆发恰逢中国农历新年,这是中国重要的传统节日,多数留学生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家看望家人。“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这种情况再糟糕不过了。”

对于徐明熙来说,起初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假期,他在武汉与朋友见面并聚会。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似乎不是一个大问题。他戴了口罩,避开了与暴发有关的海鲜市场周围区域,该区域距离他家仅几公里。

然后在1月23日,他准备返回纽约的前一天,武汉政府宣布“封城”。他还有时间离开,但决定留下,他以为封城不会持续很长时间。1月27日,他就读的纽约大学(NYU)交互式电信专业研究生课程开始上课。1月31日,美国政府宣布,临时旅行禁令。

徐明熙被告知他可以远程上课,但对他来说,每年支付62000美元学费,却只能远程学习并不值得。他决定本学期休假,这将导致他的毕业时间推迟6个月。

亚历克斯(Alex)就读的悉尼大学也正在为中国学生提供协助。那些受新型冠状病毒旅行禁令影响的学生可以选择远程学习,推迟几个星期开学或推迟毕业时间。如果亚历克斯无法在3月中旬之前回到学校,她将选择延迟开学。她每年要支付约45000澳元的费用。

尽管世卫组织已建议没有必要采取旅行禁令措施,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称:“我们的医疗建议这样做,符合澳大利亚人的利益。”

澳大利亚旅行禁令2月1日宣布当天立即生效。当时,有80名中国人正在过境,包括47名学生。澳大利亚边境部队专员迈克尔·奥特兰(Michael Outram)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有18人决定返回中国,而其他人则被隔离14天。 “对于学生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我们当然知道这一点。”

24岁的戴维(David,化名)是悉尼大学的工程学专业学生,他已经在自己位于广东省南部的家中隔离了几周。他说,澳大利亚政府的举动使他感到“被完全忽略了”。“我是纳税人,我为澳大利亚社会做贡献,我还献了血。在我做完所有事情之后,您仍然认为我不属于您的社会。”戴维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因为他担心自己的言论会损害他获得澳大利亚签证的机会。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图据视觉中国

中国学生无法准时开学

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大学将损失数十亿美元

如果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被迫放弃本学期,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大学将损失数十亿美元。2017年澳大利亚大学总收入的23.3%来自国际学生,而中国学生占2018年所有国际学生的38%以上。2018-2019财年,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376亿澳元(250亿美元)。2018年,中国留学生对美国经济贡献是149亿美元。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高等教育政策教授诺顿认为,大多数在澳大利亚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将需要推迟至少三个月或一个学期才能入学。他说,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因为这些学生无法上课,澳大利亚大学面临的现金流失约为2亿到30亿澳元。他说:“政府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将给他们,大学和旅游业者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罗威此前表示,疫情可能会进一步威胁已因森林火灾和干旱而步履蹒跚的澳大利亚经济。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将旅游禁令维持6个月以上,包括旅游和教育在内的行业可能会遭受数十亿澳元的损失。

在悉尼国家新闻俱乐部的演讲中,罗威表示,澳大利亚央行正密切关注本次疫情,此次疫情对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可能比2003年非典时期更为严重,因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更大,其一体化程度也更高,其中与澳大利亚的一体化程度也更高。”

这也是美国和澳大利亚以外的大学面临的问题。例如,韩国的大学中约有7万中国留学生。新学期将于3月开始,但是已经有很多大学选择开学时间推迟两周,以便利那些因“封城”而无法出行的学生。

戴维认为,澳大利亚华人学生对该国旅行禁令的不满,还可能导致中国学生选择去其他国家留学。他说,当父母送孩子去哪个国家的时候,他们不仅关注这个国家的教育质量,也关注这个国家社会的热情和稳定。高等教育分析师Choudah说,随着中国自己大学的质量不断提高,留在国内也可能会成为更具吸引力的选择。

↑澳大利亚和美国国际留学生来源。图据CNN

中国留学生影响国外高校财政收入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外大学因为中国留学生的流失而表示财政受损。《人民日报》2019年2月援引加拿大《环球新闻》报道称,如果加拿大与中国的外交争议导致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不再鼓励留学生赴加求学,加拿大三所最大的大学将面临现金紧缩的危机。专业咨询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国际学生的学费远高于加拿大学生的学费,已经成为学校“关键”的收入来源。“值得庆幸的是,中国目前还没有任何减少留学生赴加的举措,但双方目前在外交上的紧张关系让加拿大的高校非常焦虑。”

根据穆迪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有超过7.7万名中国学生在加拿大高校就读。目前中国学生占到多伦多大学国际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二、卑诗大学的三分之一以上,以及麦吉尔大学的近四分之一。“加拿大政府与中国政府间紧张关系的加剧给加拿大高校带来了信贷风险。”穆迪警告称。根据加拿大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在2013-2017年,在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增长40%,同一时期,中国留学生增长57%,堪称国际学生中的主力。他们平均每年在加拿大支付的学费约为2.7万加元,是本地学生的4倍。

澳大利亚也多次表示,澳大利亚大学财政过度依赖中国留学生。据《环球时报》报道,澳大利亚智库“独立研究中心”去年8月21日发布报告,警告澳大学在财政上过于依赖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

该报告研究了澳大利亚7所顶尖大学(墨尔本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科技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国际学生的比例及他们对这些大学的财政收入贡献度。报告称,目前澳大学的国际学生比例约占25%,没有任何一所美国大学高于澳大利亚的平均水平。就单一市场而言,中国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约38%在澳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来自中国。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大学的财政收入至关重要。2017年,上述7所大学总收入的13%—23%来自中国学生的学费。其中,悉尼大学从中国学生学费中获得的年收入高达5亿澳元,居各个大学之首,占其年度总收入的近1/4。

红星新闻记者 蒋伊晋 综合编译报道

编辑 潘莉